尘栾

“红尘闹热丹青冷。”


_前两天在家写的字,后期处理了一下。
_为了满足一些酱酱酿酿的小心思,我把作者水印给关掉啦。用来做壁纸桌面什么的自取就好,只是不要用它做一些奇怪的事呀咳咳(*/ω\*)

“我在心底悄悄地敬爱他,怜惜他。直至今日万端凋零,方知我与他一般,踽踽独行,受限于世。”

依旧是献给我们姜老师 @傻洋姜
这篇真是太好了。
被大侄子这句话戳得死死的qwq

_电脑不在身边用天天p图拼了个长图…于是画质可以说很感人了(。)

再见啦公瑾,下次再来看你。

_其实这次的过程蛮曲折的23333忍不住偷偷记录一下。
这几天过来周瑜墓园的小伙伴应该都发现园区维修的事了,我们也非常悲惨地被关在了门外,惆怅地站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。
差不多快两点的时候,我们在门外遇到了另一位从外地过来特意拜访公瑾的姑娘。后来陆陆续续又来了六七位拜访者,机缘巧合地找到了放在门边的锁钥匙,一位大叔翻墙进去打开了里面的门栓把我们放了进去。旁边的那位姑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江东撬锁团23333
于是我们怀着“才不是有意打扰公瑾,我们只是把放在门口的花和点心搬进去”这种欲盖弥彰的小心思,蹦蹦跳跳(x)地跟了进去。
就再也挪不开脚步啦。
絮絮叨叨和他说了很多话,希望他没有嫌弃我。其实我们这些小心思,都瞒不过他的吧^_^
这是我今年遇到的最好的事情。

_之前写的一个策瑜本的周边
偷偷做了一个喜帖一样的背景2333
今天看到宣图,于是可以放图啦诶嘿(*/ω\*)

“卫伯玉为尚书令,见乐广与中朝名士谈议。……奇之,曰:‘此人,人之水镜也。见之若披云雾睹青天。’”
——《世说新语·赏誉》
感谢 @鬼卿十七年 拉我入坑!摸鱼以报!!请督促我继续学习!!!x
伯玉浑身上下都是一个苏字qwq

_这个网啊…(:з」∠)_

这一天发生的破事儿怎么这么多啊…
用太傅的名言安慰一下自己。
唉,想捏一道恶灵退散的符,什么烦心事儿都别想打扰到我喜欢的人o(´^`)o

公瑾的《疾困与吴主笺》。

咳,毕竟是中元节嘛……

建议配合赵岭老师的念白食用(x)!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dj?id=907707677

新图+旧图存档。
刚好四张风格都不一样23333
熟悉笔刷中(*ฅ́˘ฅ̀*)♡

吾师曾谓我,
洒家平生只见三座佛。
一座白月清风,阖目卧于树下;
一座鲜衣怒马,纵缰驰于荒原;
一座寒夜孤寺,持伞立于雨中。

出自卢一匹太太的《亮冬》~
特别好看的一篇水浒同人(*/ω\*)
今晚二刷预售开始啦,于是偷偷地打个call~

金平糖(崔中石x叶碧玉)

我和中石迁至北平新居,是一九四六年的早春。他初任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,我虽不知这官衔具体为何物,好歹有“金库”二字,到底风光,心里欢喜,连拌嘴也罕少和他拌了。其时伯禽八岁,平阳才四岁,都是吵着吃糖的年纪。我牵着两个小人在房中转了转,在心里赞了回方行长的眼光:房屋虽小,屋内陈设却简而不乱,稍作扫除便可直接安顿;平日里光我一人打理也足够,着实省下一笔雇佣费用。

这么想着便欢欢喜喜地唤他。

——并无人应。回头一看,他早已利落地将书桌收拾出一角,钻研他的账本去了。

也忒无趣。

我心里怨他一句,只因心情愉悦,无心与他计较,径自牵着两小人出门。

院落颇规整,四四方方干干净净。围墙边立着一棵老槐,此时固然无甚妙处,换作日头生猛的夏季,便是一块乘凉好去处。

 

 

 

时值七月,中石一早便往中央银行上班去了。算来他任那金库副主任也有三个多月了,我们的生活同先前在上海老家却并无不同,吃穿用度仍旧只够勉强糊口。中石日夜忙碌,家里事一概不过问;我也默契地不去管他那一堆破账本。他倒变本加厉,前阵子居然找人将他那间账房门锁换成了暗锁,也不知是要防着谁。为此我们又一通吵,他说不过我,只得干楞,幸得伯禽平阳从中劝解。

那日平阳又委委屈屈扯我衣角说要吃糖,我心念一转,院内那棵老槐正开花,虽不见得有多少,摇下来做了槐花饼,也好解解两小人的馋。谁知忙活了一上午,摇下来的花竟铺不满半个桌角。想寻一方巾帕将花晾着,奈何遍寻不得,路过中石那间账房时只略微一瞄,房门竟没锁,漏出大半个屋子的风光。这不看不打紧,一看却发现那个搬家时带过来的铁皮箱子竟还摊在地上,里头的杂物堆了一片。我登时冒火,口中埋怨,仍推门进去帮他收拾起来。翻到箱底时,却冷不丁看见一方洁白手帕。角落用鹅黄针线绣着一个蕙字。

我着实不知该作何想,对着巾帕瞪了半天。明知是他的秘密被我窥去,应当是我有愧于心,却终究做不得没事人。遂取了手帕将花一裹,走出门去。

 

傍晚中石归家,见账房房门洞开,正欲和我理论,见到我手中巾帕,彻底收声。

 

你自己说,是不是拿着你那小金库在外面养的相好?

 

他睁大眼正欲争辩,被我打断。

 

那就是先前的相好咯?

 

他眸光一颤,接着整个人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,不动了。

 

我见他这样就知道差不多猜中了,只是不好发脾气,半晌才软了声气说:

 

崔中石,你连骗都不肯骗骗我。

 

这大约是我头一次在他面前伏低,因而他慌起来。我却无意与他再争,绕开他径直走了。整个晚上我们没有说一句话。直至入夜前我气已消了七分,余下三分梗在胸口,犹自撑起凌人的画皮。

翌日一早睁开眼,哪还见得到人,只是床头多了两份油纸包的枣卷果儿。我将一包分给伯禽平阳,忖了忖还是将另一包打开了。我本嗜甜,入京一载却未沾得几次甜味:一来家中实在清苦,二来平日里也不好和小人争食。枣味绵软,像是把半辈子的甜都熬烂在里头。本想给他意思意思留两块,却不料嘴下没留神竟给吃净了。翌日醒来往床头一瞧,果不其然又放着两个纸包:连包装都和昨天的分毫未差。他当真连着买了三日重样的吃食,直到我实在忍不住了:

 

你要死啦,买稻香村不用钞票的呀!

 

他不说话,拘谨地立着,嘴角却漏出一抹笑意。

 

敢情正等我这句话呢。

 

我被他盯着,脑海中不知为何浮起那个温水煮青蛙的掌故,面上一红,没忍住笑出声来。这原本不是什么浑话,我只觉得放他身上着实贴切——便是这样温温软软地将人泡着,待反应过来时却哪里还跳得出去。

 

 

 

得知可以同中石一起回老家的消息,是一九四八年的七月。那时离我最后一次和他置气已过了些时日。算来我们自一九四六年初迁至北平,也快有三年了。期间因中石公务繁忙,我要带两个小人,便一直抽不得空。如今听闻能马上重返故园,着实难掩心中喜欢。我不知怎么记起那句“吴地桑叶绿,吴蚕已三眠”,便念给中石听了,又说老家虽无桑蚕,桃树倒植有不少。现下回去蟠桃应当尚未熟透,脆生生的正合平阳口味。中石本是一副极困顿的模样,却还是强作欢喜地附和我。翌日下午孟韦接我们去火车站,临行前中石却被人拦下。可笑我当时毫无觉察,读不出他临别那一眼是谓诀别——想来他本是沉敛似水的性子,自然连诀别也做得滴水不漏。

 

收到中石的来信已是八月初。我读完信,目光在开头的“碧玉吾妻”处流连许久,终是不忍松开那张薄薄的纸。平阳关切,拉着我的手问姆妈你怎么啦。

 

姆妈没事,只是你阿爸要有秘密任务,很久不回家。平阳会不会想他?

 

平阳乖巧答会,看我满面愁容,又讷讷地加了句不会。

我笑着摸摸她的头,叹口气。

 

娇女字平阳,折花倚桃边。

折花不见我,泪下如流泉。

小儿名伯禽,与姊亦齐肩。

双行桃树下,抚背复谁怜。

中石,你怎么忍心。

 

这一别就是半载,中石这封信写得糊涂,说是教我放心,却只字不提归期,恁地教我盼无可盼。期间另来过两封信,却不是他的笔迹,想来应是孟韦强写来教我安心。我明白他的用意,自然不好拆穿,却抵不过心头不安的苗头簇生,将心脏一圈圈绞紧了。无法,只得撑起一口气对自己说,他崔中石得了美差,自去娇妻幼子快活逍遥去了。叶碧玉离了崔中石,却未必活不下去。如此一来倒免去许多胡思乱想:他既不肯骗我,便教我自己骗骗自己吧。

一九四九年,北平初雪。我们便在茫茫大雪中趁夜离开了这座埋葬了许多记忆的城市。初到香港,我便病倒了。孟韦忙得脚不点地,一边要购置生活用品,一边还要分出精力照顾我。我那时撑着的一口气已到强弩之末,加之烧得迷糊,便顾不得许多。一日神志清醒了些,窗外传来两个小人的嬉闹声,白衣白裤的青年立在窗边静静看着,阳光在帘上投映出一棵挺拔的白杨。

 

孟韦,你一向最听话,想必不会骗崔婶的。

你实话告诉崔婶,我不怪你的。

你崔叔他……是不是,回不来了。

 

孟韦先是被我唤得一愣,猛地转过身来。继而哽了哽硬是没说出话来,一双小鹿眼拼命眨了几下,似是想眨去并不存在的水光。

我心里登时明镜一样,许久缓缓吐出一口气。这半年悬着的心思终于得了印证,却并无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。我病了几日,不论噩梦美梦,都该是醒来的时候了。

 

 

 

孟韦后来帮我在永安百货觅了一个柜员的职务,是我要求的,因实在不好在钞票上事事劳烦他。再往后伯禽和平阳先后上了学,孟韦从谢襄理处接来一位名叫王晓蕙的女子,约莫和我差不多年纪。只说如今国内形势复杂,应故人所托,请孟韦务必照顾好她。我携伯禽平阳去孟韦家拜访时见过她几次,孟韦说她从前是书香门第的女儿,果然容貌端方,谈吐不俗,与我这样的市井女人终究是不一样的。她约莫历过些大事,只是不想说,我们便也不问。

再后来国内形势愈下,孟韦为此日夜奔走,我也不好相扰。再见面时他仿佛老了十岁,只说如今故园不再是故园。问及谢襄理近况时,孟韦却不肯说了,大约是如中石一般的回不来。我叹口气,便也不再问。被这苍凉人世打磨愈久,便愈懂他为国为家委曲求全的一番深意。好在伯禽争气,平阳懂事,年轻时做过清平年月儿女绕膝的梦如今也差不多圆了,唯独缺一个他。

我却不怨他。

他曾在黎明前鹰隼遍地的荒野里留给我一个糖罐,后来糖罐碎了。可我捧着这些碎片,便似有了无尽的甜蜜与勇气,好捱过余生漫长荒芜的冬。

END

最近在重看北平,想产个粮喂自己,结果快被自己虐哭了QWQ

崔叔崔婶这对官配这么好吃,为什么就没有粮呢哭哭……

为了这些图,我已经发了删,删了发,来来回回和它们搏斗了几百个会合……
气成河豚。
请大家肆意地嘲笑我(:з」∠)_

终于可以打上这个tag啦。(*/ω\*)
入三国坑不算太久,却有幸遇到了很多才华横溢又温柔可爱的姑娘,实在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情。

“辞世寄语”的脑洞来自我的一位朋友,里边收录的所有语录也都是她从故纸堆里一句句翻拣出来哒。她是我入坑伊始遇到的第一位投缘的姑娘,一点儿都没有嫌弃当时啥也不知道的我,认真地和我解释各种梗的由来23333和她聊天是件特别享受的事儿,我要趁她看不到偷偷地表个白~感谢遇见她。/////v/////还有半夜告诉我嘟嘟那张错字了的我平!要是这里没有改过来,我事后可能会悔得哐哐哐撞墙QAQ

p2那张姜钟大刀的罪魁祸首是和她聊天的时候心血来潮糊的一个“正月十八”的章,后来想着章子不能浪费于是有了这张图~(被打)

这一部分是贴纸稿,书签稿转战下一条lo…句子上大体是一样的,不过也有细微的变动w顺序依次是“魏晋”、“吴”和“蜀”。士季的那句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(x)就和伯约放在一起啦(*/ω\*)

希望我们都能从他们留下的文字中感受到厚重与力量。
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~笔芯!!

ps.虽然不大想说但以防万一还是提一句…
毕竟是商稿,所以这些图都严禁二改二传,请大家理解QAQ

【辞世寄语】完成进度过半啦ପ( ˘ᵕ˘ ) ੭
偷偷地发个局部~

这是一个“您的小可爱正在下线并对您说——”的故事QAQ

“寄给你全宇宙的爱,和太古至永劫的思念。”
来自朱生豪情书。
然而第一次看到它是在姜太太的文章评论里~于是偷偷地记在了小本本上(*/ω\*)
送给 @傻洋姜
您超级甜!

为卿采莲兮涉水,
为卿夺旗兮长战,
为卿遥望兮辞宫阙,
为卿白发兮缓缓歌。

文素by江南
缥缈录初心~
当时的某人还是很少女的咳)。

图片大到自己也打不开于是压缩了一下重新发(:з」∠)_

相思一动如星华,驭风跨海不盈秒。
文素by青释
一个壁纸卡~她的词都好喜欢呀(*/ω\*)

和我平 @ps丶落寒 的第一次合体产物→
一个十分简陋的合札(*/ω\*)你看我说增加tag的说到做到!(要脸嘛!x)
丞哥是我平,大飞是我。
送给球球的《撒野》,以及表白世界并列第一可爱的兔飞飞和猫丞丞!
拼图的时候无论她在上面还是我在上面看起来都不大合适(咳),最终变成了五五开。拼着拼着就好像看到他们一路走来,那么辛苦却摇头笑着说不累的样子。
看文的时候老是怕有大虐,不仅仅是为了二淼,而是两个人性格上微妙的年龄差。
一个是少年般天真的笃定,一个却仿佛在相遇时就残酷地预见好了未来某一天的分离。直到看到刀子那里才舒了一口气,他们谁都没有错,只是差一点儿时间和追上来的勇气。
少年们呀,会在那个平行世界里好好地,幸福地生活。
希望我们都像对方一样勇敢。
共勉呀。爱你。

鲤鱼风起芙蓉老。
诗源长吉《江楼曲》。曾经看到有姑娘评价长吉,说“他的底色是荒寒而绝望的”。他苦心编织的幻梦消耗了自己,却不能藉此得救。不过那样也好,他终于是回到他的白玉楼去了呀。
不知道九月风为什么被称作鲤鱼风呀~难道是因为那个时候的鲤鱼最好吃咩(。•؎ •。)
闲扯:最近真是太热啦,真想每天抱个西瓜吃完就往床上一躺///////v///////

“瞻窥八荒各穷星,阖眸深时频见君。”
文素by @十二楼 太太~偶然搜tag的时候遇到哒,特别惊喜(*/ω\*)
我亦与君同呀。

瘦金笔刷调完以后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帅!
吃鲸.jpg

文素来自范成大 《车遥遥篇》
今天和另一位姑娘心有灵犀地读到了这篇,于是把它糊了出来2333(后期依旧是三分钟手残版抠图系列x
说来惭愧,在这之前我对这位的印象可能只剩一句“也傍桑阴学种瓜”了……事实上他曾任资政殿大学士出使金国,词气慷慨了无惧色,最终全节而还——他身上是能看到文人的风骨的。
关键是,情诗还写得这么好!
挠墙)。可以说非常的憧憬了QAQ

文素by小椴。他的诗有江湖气呀~
来自喜欢的姑娘喜欢的一句话2333
(一个不会做字效的我哭唧唧QAQ

献给 @伐木为舟  太太!!

太喜欢这句啦QAQ

想在一个飘着雨丝的午后,拎一壶酒去剑阁看他。

复习中摸鱼产物。
想印个明信片自己玩儿)。

一个存图ପ( ˘ᵕ˘ ) ੭
来自最近每天单曲循环出不去了的☞《闻舟渡我》
表白皮皮女神!❤

新笔刷!ପ( ˘ᵕ˘ ) ੭

深夜报社(˘•ω•˘)
今天写完十年灯的那句以后突然冒出一个“十年”系列的脑洞,于是就肝出了剩下的几张图w
写完给我酒看,她说天呐这是丕司马的梗吗!我一想……觉得更虐了(:з」∠)_
偷偷占个tag。他们曾经有过朝夕相对的十年,此后浮云流水,有一个人又多守了十年。
其实还有一句十年一觉扬州梦ପ( ˘ᵕ˘ ) ੭ 赢得青楼薄幸名什么的,该不该写出来呢!23333(陷入沉思)

在变成干花之前留下它的遗照ପ( ˘ᵕ˘ ) ੭
——一个残酷的尘QAQ

沉迷样机(*>︶<*)

很久没打楼诚tag啦,这篇真是超喜欢的一篇,看一次虐一次QAQ
温柔又炽热,悲伤又有力量。
他俩真好呀QAQ哭着说……

显示更多内容